林宇
林宇

喜歡寫詩、畫畫、寫小說,偶爾也寫點心理學文章,以不愧對大學所學。 不夠浪漫的浪漫主義者。 痞客邦: https://linyu88.pixnet.net/blog 周一晚上更新 IG: lin_yu880229 FB粉專: Lin Yu的書桌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50|關於我搭錯船被海盜抓走的那些事

(edited)
達維扮了個鬼臉。「你就當那是個星際海盜式的笑話吧。」

他被蒙住眼睛、綁住雙手,被幾隻手從背後推擠著往前走。這群粗魯的混帳東西完全不顧他看不見,只能跌跌撞撞地維持平衡感,好幾次差點跌個狗吃屎都只換來無情的嘲笑。他試圖發出抗議聲,卻只發出模糊不清的嗚咽,塞住嘴巴的布條又因為吞嚥動作更深入口腔,絞得他越發窒息。

「老大,我們把人帶來了!」

他聽到其中一個人敲門大喊,開門時發出壓軋聲。他被推進去。他們終於大發慈悲解開綁在眼睛和嘴上的布條,他貪婪地大口呼吸。

房間不算太亮,但還是讓他瞇了下眼睛。這是一間像書房混合會客室的房間,左手邊是擺滿書的書架,右手邊是沙發和玻璃茶几。正對面是一張實木書桌,後面坐著一個看上去大約二三十歲的男人,身形削瘦,穿著寬鬆的黑色條紋襯衫,薄薄的瀏海披散在額頭上。他正拿手機跟某人通話,手機明顯有裝變聲裝置,讓男人的聲音變得像機器般怪異刺耳。

「……只接受BB幣……在指定時間把錢匯入我們指定的帳戶,這邊確認後就會放人,地點到時再告訴你。……不用擔心我們撕票,你應該知道『春雨』的信用……你沒有別的選擇,明天同一時間我會再打來,希望能聽到滿意的答案。」

男人放下電話後,視線冷冷地掃過來。聲音輕柔但冷酷。

「我說過了,達維,在我沒有說『進來』之前,不要隨隨便便開門。」

「是,老大,我很抱歉,但……」被點名的幹部畏縮了一下,結結巴巴地解釋起來。老大半抬起手,示意他閉嘴。

「這位是……?」

沒人應聲,達維兇巴巴的開口:「小子,你是啞巴不成?頭兒在問你話呢!」

他嚇了一大跳,和被叫作頭兒的男人對上視線,驚地抖了下肩膀,連忙開口。

「我、我叫森森,今年23歲,來自邊緣星,在蜢甲大學就讀人類學研究所,正在寫一篇探討憶籽與文化形成的論文,我家只有奶奶跟弟弟。奶奶專門做手工編織品賣給觀光客,邊緣手鍊60元、邊緣護身符40元、邊緣驚喜大禮包111元,裡面有手鍊、護身符、明信片甚麼的……,好不容易才存到足夠的錢,加上獎學金,才能送我去蜢星留學……」

老大用手指敲桌子打斷他,那對淡色的眼睛瞇起來,透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我對你那無聊透頂的自我介紹沒興趣,我的問題是,你來找我做甚麼?」

森森緊張的吞了口水:「那個……我上錯船了。」

「甚麼?」在極短的一瞬間,就連老大都露出困惑的眼神。

「我、我原本是想搭1111號航班去馬特宇宙,為了完成我碩士論文,那邊的圖書館有保留關於憶籽的手稿資料,而且有個叫Q的智者在那邊,我想去找他做田野訪談……。」森森摸索著褲子(這個動作讓周遭的綁匪反射性警戒起來),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皺巴巴的船票證明。「但、但我不小心看錯船號,上了I111號,也、也就是這艘船,所以……」

「所以,你希望我們把你放了,是嗎?」老大用一貫柔和的聲音接口。


好一陣子,房間裡沒人開口,只有空調運轉的嗡嗡聲。老大用一種怪異的表情從上到下打量他,像是在看奇珍異獸一樣,過了會才慢條斯理地開口。

「你是叫......森森,沒錯吧?我說,你知道這是哪裡嗎?

男人的口氣並不嚴厲,但森森卻感覺自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他語無倫次,聲音不自然地拔高。

「我、我甚麼都不知道,真的,我發誓!我只是上錯了船,甚麼都沒看到,甚麼都沒聽到。我下了船甚麼都不會和別人說,也不會報警……」

老大懶洋洋地擺手,圍在森森周圍的部下擺出恐嚇性的動作,嚇得他立馬閉上嘴巴。

「我希望你說實話,森森,誠實是一種美德。」老大雙手交扣,身體微微前傾,像是在對孩童諄諄教誨,眼神卻毫無溫度。「告訴我,你覺得這裡是哪裡?」

「……海盜船?」森森勉強地回答。

「很好,還不算無可救藥,至少有這麼點觀察力。」老大露出冷淡的微笑,像是在嘲笑他一樣:「那麼,你有聽說海盜把人擄來後,甚麼也不做就把人放了嗎?」

森森低下頭,在男性部下的狂笑鼓譟中,擠出一個幾不可聞的「沒有」。

老大打了個響指:「達維,把估價表和銀河宇宙圖鑑拿來。」

「好咧頭兒!」達維應聲快步走向書架,抽出其中一本厚得足以拿來當殺人凶器的磚頭書,雙手抱著書,畢恭畢敬地放到老大的書桌上。

「報價。」老大簡單地吩咐,達維打開圖鑑,快速翻到關於邊緣星介紹的那頁,對照著一旁的贖金估價表,傾身附在男人耳邊說明。

「我們查過那小子的證件,他確實來自邊緣星,那顆星球不在『聯星國』的名單上,也沒有安裝自轉鐘,除了該星特色的『光棍慶典』舉辦期間會有觀光客慕名前往,根本不會有人特地跑去,貿易活動少得可憐……。他家除了他之外沒有勞動人口,根本不能指望有人來贖他,所以他的贖金等級是『F』,也就是論外。」

老大揚起眉毛質問:「怎麼沒有把學歷納進去計算?他不是有去國外留學?」

達維面有難色:「可是頭兒,你也知道之前那個馬友友,蜢星那群小氣的王八羔子連本星人都不救,怎麼可能花錢贖一個外星來的留學生?」


老大沉思片刻,好一會兒才開口說話。

「森森,看來你的家人是不可能有錢把你贖回去的,我說的對嗎?」

「呃,是、是這樣沒錯。」森森喜出望外,以為自己得救了。

「我身上值錢的東西都被這些大哥拿走了,不、不過沒關係,都給你們了,沒關係、沒關係。所以如果可以的話,還希望您能把我放了……。啊,不過護照和身分證希望可以留給我,不然我沒辦法搭船過海關……。」

森森越說越小聲,偷瞄著老大的臉色。

「你還是沒有搞清楚狀況,森森。」老大搖頭,臉上依然掛著譏諷似的微笑。「我的意思是,沒人來贖你,我們就只能把你賣給人口販子了。雖然沒多少錢,好歹也是筆收入……」

「不!」

像是瞬間被雷劈中,森森雙膝一軟,跪倒在地上,涕泗縱橫。

「拜託不要,先生、不對,老大、頭兒、大頭目。求你行行好,我家上有高堂下有小孩,全家就指望我一個,而且我這個學年寫完論文、通過口試就能碩士畢業,就能開始工作養家了,拜託不要這個時候把我賣給人口販子,求你了。」

老大俯視森森求饒的樣子,心中雖然感到一絲好笑,表面上仍不動聲色。

「那麼,你只好用肉體抵債了。」

森森一楞,消化完這句話後臉色刷地變得慘白。

「那個……不好意思,我雖然沒交過女朋友,但真的沒有那方面的興趣……」

「誰在跟你說那種事,我對男的也沒興趣好嗎?」老大沒好氣的說。「我是說要你替我打工,來抵你的贖金和食宿費用。」

「打工?」森森像傻瓜般張大嘴巴。

「是的,打工。」老大耐心地重複。「現在告訴我,森森,你會看財務報表嗎?」

「呃,可是我是讀人類學的……」

「我不想聽廢話。」老大打斷他,臉上依然掛著平和但叫人噤若寒蟬的笑容。「你到底會不會看財務報表?」

「……會。」森森硬著頭皮回答,雖然他連財務報表長甚麼樣子都不知道。

「很好。」老大說,低下頭開始處理其他文件。「你從明天早上七點開始工作,達維會帶你去你的牢……房間,有事就問他。還有甚麼問題嗎?」

「那個……請問我需要在這裡工作多久?」森森大著膽子問。

如果只是要打一個月的工,雖然會壓縮到寫論文的時間,但應該還是趕得上下學期畢業……,只是如果再久就有點麻煩了,而且還會有翹課跟期末考缺席的問題,寫信跟教授說他被海盜抓走了可以得到補考的機會嗎?……就在森森苦思的同時,老大開口了,一臉雲淡風輕。

「大概十年吧。」

「甚麼?!」

「能不能縮短時間,視你的工作績效而定。再見。」

「不,老大,別衝動,有話好說,等等……!」


如果要森森用一句話形容在海盜船上的打工生活,那就是去他的地獄。

早上六點半必須起床,而且不能用鬧鐘,以免吵醒同牢房的室友,一個叫馬友友的怪人。馬友友是蜢星人,所以達維才安排他跟馬友友同房。但那傢伙時不時就會抓狂,聽說是無憂癮犯了。只要一犯病,馬友友就會發出恐怖的尖叫,一波又一波的,最後變成一種活像要窒息的可怕咕嚕咕嚕聲,尤其是當半夜聽到那聲音,更是嚇得森森整晚睡不好覺。

七點上工,工作內容是整理報告、填寫文件,內容五花八門。從報帳明細核銷、贖金交付流程規劃,到偽造商業文件應有盡有。據達維感嘆,船上讀過書的人不多,文件大多只能由他、老大跟另一個幹部處理,現在多了他,總算能把原本要一天才能完成的文書工作壓縮到半天完成。

當然,這句話是以森森必須每天爆肝趕工作為充分且必要的大前提。

除了文書處理,森森還必須身兼托兒所褓父,沒錯,褓父。這艘海賊船上意外有很多未成年人。出乎意料,船上的海盜對他們挺好的,雖然稱不上無微不至,但至少衣食無虞,甚至有一個區域是專門設立給孩童的遊樂場。

當然,對他們很好這一點,參照前面,同樣是森森必須被這群死小鬼的各種無理取鬧折磨到不成人形作為大前提。

有一次他偷偷問達維:「這些死囡仔......我是說這些小孩子都是……呃……商品?」

達維翻了個大白眼:「拜託,你看我們像是那種十惡不赦的壞人嗎?」

「你們明明就是海盜……而且還違反勞基法……」森森不服氣的咕噥。

「你說啥?」

「不,沒事。」在這艘船上,森森學到最多的就是沉默是金。

「那些小孩是戰爭孤兒啦。」達維抓抓腦袋,向他解釋。「那場拖了很久的銀河戰爭,幾年前才結束的。就算你的星球沒被波及,應該也聽過吧?」

森森點頭,他在蜢星留學期間有看過追蹤報導。

「我們老大的故鄉也是被那場戰爭毀掉的,所以他恨透了『聯星國』那些靠自轉鐘發大財的星球,也很同情那些像他一樣的小孩子。雖然他嘴上老說麻煩、要把這些小孩培養成海盜啊甚麼的,還不是每次見一個救一個,而且如果打聽到他們有親戚,還會一個個好好送過去,簡直就是賠本生意。」

「你們的老大……聽起來是個好人?」森森不敢置信。

至少對我們來說,他是個超級大好人。」達維聳聳肩。

「所以森森老弟,其實你也不用太擔心啦,你既不是四大星球的居民、也沒用過自轉鐘,基本上屬於老大不會痛恨的少數人群。雖然他嘴上這麼恐嚇你,但我猜,你大概再一個禮拜就可以離開了。」

「咦?」

「馬友友要被贖走了,你知道吧?你有經手那份文件啊,就是那個甚麼贖金交付流程規劃。」

森森搜索枯腸地挖掘記憶,想起自己似乎有在半昏迷的狀況下寫過那玩意。

「可、可是,那跟我可以離開有甚麼關係?」

「你這阿呆,動動你那些沒用的小小灰色細胞吧,把他贖走的人是馬特宇宙的創建人馬父,你只要跟著他走,不就可以抵達目的地了嗎?」

「欸?」森森一時還不敢相信。「可是老大不是說我必須在這裡工作十年……」

達維扮了個鬼臉。

「你就當那是個星際海盜式的笑話吧。」


之後,如達維所說,他真的在一周後被釋放了。

老大把他叫過去的時候,森森正在和馬友友聊天。其實除了藥癮發作的期間,馬友友是個挺不錯的聊伴,而且隨著戒斷期過去,馬友友已經幾乎脫離對無憂的依賴。

當時馬友友正在給森森看一張據說來自O星的信。根據信上所說,O星是一個早就被摧毀的星球,O星人具有一種特殊的共感能力,可以共享他人的情緒、記憶、思考。不知為何,森森直覺O星似乎跟他正在寫的憶籽論文有某些聯繫,或許他可以在馬特圖書館找到更多資訊。他請馬友友借他抄下信件的內容,對方爽快的答應了。

「喂!森森,老大在叫你,快點過去!」

「咦?可是現在是下班時間……」

「去你的下班時間,你以為你是公務員朝九晚五啊?快點滾過去!」

「好、好啦……」森森連忙抄完最後幾行,匆匆把紙塞進口袋,加緊腳步趕往老大的辦公室。森森敲了門,聽到裡面傳來「請進」後才進去。

老大正在穿大衣,打扮比平常更正式,平時沒扣好的第一、二顆襯衫鈕釦不僅扣起來,還整整齊齊地打了條銀灰色的領帶。

「呃,老大,你要出門?」

「如你所見。」老大挖苦地回答。「達維呢?」

「老大我來了!」森森還來不及回答不知道,達維便氣喘吁吁地闖進來。

「我說過記得敲門……算了。」老大嘆了口氣。

「我們快到目的地了,匯款已經收到,剛才聯絡過馬父我們會把人放在哪裡,他們的人最快四十分鐘就會抵達。達維,你負責指揮小艇把人都帶下去,除了馬友友,包括那些小鬼,和你旁邊那個愣頭愣腦的小子。記得確認周遭安全,快去快回,不要跟對方接觸。」

「沒問題!」達維很有精神地說。「不過老大,你有別的事情要處理?」

「我要去見司令。」老大簡單的說。「總之,這艘船的指揮權暫時交給你,我這邊事情完成後會再通知你。」

「呃、那個……」森森怯生生的插口。「你的意思是,我可以離開了?

「除非你想一輩子留在這艘船上當白工。」老大沒好氣的說。

「啊、呃、不,謝謝……」森森總覺得自己應該說些甚麼,但頭腦一片空白。「那……所以那些孩子也要跟我下船?」

老大瞥了他一眼:「怎麼,你有意見?」

「不、小的不敢……那個、我只是有點好奇……」

「那些小鬼太煩人了,就跟你一樣,只會浪費這艘船的氧氣和食物。」老大打斷他,冷酷地說。「沒別的事就快跟著達維滾蛋……別再讓我看到你了。」

「喔、好的……」森森維維諾諾地答應。看著老大走過他身邊,往門外走去,身上的黑色大衣下襬像蝙蝠的翅膀拍動。

忽然,森森不知哪來的勇氣,他大聲朝那個背影喊道:「老大,謝謝你把我送到馬特宇宙!」

老大沒有回應,也沒有停下腳步。

但森森沒有氣餒。

「老大,最後可以再問你一個問題嗎?」

老大頭也不回:「有話快說。」

「那個……請問您叫甚麼名字?我、我好像一直沒問過......」

聽到這個問題時,旁邊的達維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連老大都停下腳步,往後瞥了森森一眼。五官深刻的臉上露出一如既往的嘲諷笑容。

「你是沒搭訕過人的小屁孩嗎?」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走出房間。


達維安排他跟馬友友各搭一艘小船,帶著幾個小孩子,降落在一顆距離馬特宇宙入口不遠的小行星上。小行星上沒有人,荒涼的讓人毛骨悚然,一看就是拍鬼片的絕佳取景地點。

「你不用擔心,馬父的人很快就到了。」達維說。「喏,皮夾和手機還給你,有問題就打緊急電話,這裡能收到馬特宇宙的訊號。」

「謝啦,達維。」森森感激的說。

「你幹嘛謝一個綁架你的人啊,你這呆瓜。」達維哈哈大笑。「對了,關於小孩的事情……」

「我知道。」森森連忙說。「我知道老大的意思,我會請馬父協助安頓他們的。」

達維點點頭,走回小艇上,駕駛員啟動引擎,達維喊道。

「下次別再搭錯船啦,森森老弟。」

森森朝他揮手,看著飛艇越飛越高,駛入了母艦裡面。艙門關上,船身上標示著I111號(這個號碼會不定期變動,以免被星際警察追蹤)的龐大飛船頭也不回地駛向浩瀚無垠的宇宙。

「森森哥哥,我們之後要去哪裡?」一個小孩怯怯地拉著他的褲管問道。

森森蹲下來,安撫地摸摸對方的腦袋。

「我們接下來要去馬特宇宙!」

(全文完)

註記: 
1. 春雨是承接前面馬烈的設定,就只是我幫這個盜賊團取了個名字(名字眼熟正常,發想就是來自那個春雨),文中的老大是春雨集團分隊長之一。
2. 聯星國是由銀河宇宙的主權星球組成的政府間國際組織,由四大星球主導創立,基本上概念跟「聯合國」差不多。因為看前面好像沒有提到類似的組織名稱,所以就自己創了一個。
如果我有漏看、或者有和前面牴觸的設定的話,還麻煩告知一下,我會再修改,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我不應該拖到最後一刻才看前面連載的......QvQ

===================================

後記

又一次虎頭蛇尾的完成了一個故事,我、我真的很想再多寫一些細節,像是憶籽、O星、靈魂語言(結果壓根沒提到,只留在腦海中的設定QQ)的關係,森森苦命的打工細節、無良上司怎麼壓榨可憐無助的菸酒生......(其實我覺得這篇寫著寫著有點霸道總裁文的fu🤣🤣)但我寫到這裡已經5000+了,再寫下去我的期中考就要完蛋了。而且太多字的話應該不會有人有耐心讀完。

另外這篇嘗試了我比較不擅長的搞笑風格,如果能為讀者帶來一絲歡樂,是我最大的榮幸。(如、如果沒有的話......抱歉讓大家看了篇笑點很尬的故事......我會再繼續努力精進的......)

最後,我畫了本文出場的三個原創角色的人設圖,但不知道哪個上色效果比較好,索性都放上來好了,希望大家喜歡這次的圖跟故事。(鞠躬)

(前面已經放過黑色版了,這裡就只放白色版。由左自右分別是達維、森森和老大)

痞客邦: https://linyu88.pixnet.net/blog

IG: lin_yu880229

FB粉專: Lin Yu的書桌

象特市: @linyu@liker.social

我是林宇/淋雨非雨,平時會寫詩、小說、心理學文章、畫圖。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追蹤拍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