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宇
林宇

喜歡寫詩、畫畫、寫小說,偶爾也寫點心理學文章,以不愧對大學所學。 不夠浪漫的浪漫主義者。 痞客邦: https://linyu88.pixnet.net/blog 周一晚上更新 IG: lin_yu880229 FB粉專: Lin Yu的書桌

社區活動 | 我想變成其他人一天

那一天,我會像個普通的十幾二十歲青少年,為了大多人發笑的事情而笑、為了大多人生氣的事情發怒、為了大多人煩惱的事情抱怨。
圖源: Pexels,攝影師cottonbro

學期末下午,同小組的捲哥、禾禾和我一邊閒聊,一邊窩在空氣流通不佳的電腦教室,測試寫好的E-Prime實驗能否順利跑動。我在debug,禾禾在寫受試者通知信和Google表單,捲哥先前已包辦大半實驗編製工作,正悠閒地看我們倆往鍵盤上敲敲打打。

聊了一下期末考的事,吐槽禾禾明天要交卻還沒寫的報告,忘記聊到甚麼,捲哥忽然提到他的朋友。

「有個朋友最近告訴我,他想追一個女生,所以要去跟她交朋友。」

禾禾立刻回應: 「哇,那男生這樣真的不太優耶。」

我不太清楚她為甚麼會這麼說,忍不住插口:「會嗎?」

「這就很『那個』啊。太別有目的,我覺得不行。」

「我如果是那個女生,知道真相後一定會遠離他。」

被兩人異口同聲地反駁,我有點不服氣,雖然這其實好像也不關我的事。

「......女生受打擊,我多少能理解啦。可是那男生除了這樣做以外,好像也沒有其他方法,不然直接上去告白喔?」

我們就這個話題各抒己見一會兒,最後禾禾笑著朝我舉雙手投降。

「你說服我了,我說真的。」

捲哥還是不太能接受: 「根本都不認識還能喜歡上對方,我真的不懂。」

我也不太懂,聳聳肩: 「或許是一見鍾情?」

類似這樣的小插曲,從小到大我遇過很多次,雖然不曾傷害我和同儕的交情,每每卻都讓我忍不住懷疑,自己的感性是不是很奇怪?

很多事情我都不太能理解。我不懂,為甚麼國中同學常為了自己追蹤對方IG,對方卻沒有回追而不高興,因為我當時連IG都沒有辦。

上高中,我還是不懂,為甚麼有人會和朋友吵架冷戰,好多年聚會都是有我沒他,因為我從小學後就沒跟同儕爭吵過了,更別提小時候吵架總是一下就會和好。

我不懂,追星、為偶像的一言一行牽動是什麼感覺;我不懂,為甚麼大家可以在半夜一兩點的LINE群聊得火熱,隔天一大早準時起床上課;為甚麼喜歡上一個人,就一定會想要接近他、和他交往;為甚麼男女朋友分手後,都會把對方當瘟神般避之唯恐不及。

如果有一天,我能變成其他人,其他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會追Youtuber、會談戀愛、會熬夜的同齡生,我是不是就能明白社交軟體之於他們的重要、知道很多同學一聽就發噱的梗、了解來找我進行戀愛告解的人們究竟有怎樣的感受、為甚麼會有這麼多不安與牢騷。

(好笑的是,我沒談過戀愛,卻總有人喜歡來找我談感情上的困擾)

那一天,我會像個普通的十幾二十歲青少年,為了大多人發笑的事情而笑、為了大多人生氣的事情發怒、為了大多人煩惱的事情抱怨。

當我變回自己,我將謹記這些所思所想。

我將更接近你們。


===================================

筆者附註:

我很不擅長談自己的事情,比起真實事件,我其實更喜歡編故事(笑)

所以這篇大概也只是虛實各半吧,或者說,請讀完後的您務必這麼認為。

痞客邦: https://linyu88.pixnet.net/blog

IG: lin_yu880229

FB粉專: Lin Yu的書桌

我是林宇/淋雨非雨,平時會寫詩、小說、心理學文章、畫圖。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追蹤拍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