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赫
阿布拉赫

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这件事都一做十年。这种癖好曾引起有司关注,后来在Matters的活力一落千仗。但仍然在记,不在这里,就在那里,而且一想到有人会因为你的记录害怕,就更觉得这记录的价值。我会继续。

刘拓死了,但他的声音活着|單集播客

如果不是刘拓死了,我可能还要迟一些认识他,听到他的分享。

他是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博士生,就在昨天,2021年10月27日,他在考察四川马尔康市甲扎尔甲山洞窟壁画时,失足坠崖遇难,享年31岁。

"故事FM"今天重播了他2018年10月24日分享的中东行的故事,那是“故事FM”第138期,名字叫《危险国家旅行指南》。我觉得我很可能听过,毕竟我可算是这个播客的铁粉,曾在那里听过很多不少关于中东的故事,只是过去了一些时间,不确定讲述者是不是刘拓。结果晚上跑步的时候完整听了一遍,竟然是没听过的。

刘拓在这一期节目里,讲了他几年前在黎巴嫩、阿富汉、伊拉克、叙利亚等中东国家的旅行经历,他的声音很好听,每讲完一段,总以呵呵结尾,显然是个开朗的年轻人。他说伊拉克人看上去有些愁云惨雾,而叙利亚竟然相当开放,夏天的街头,到处是穿超短裤的女生,阿富汉人很有礼貌,迎面走过会行礼,却并不会过份叨扰。刘拓在讲述中吟唱了一段古兰经文,是他在伊拉克坐牢时当地的狱友教他的。正是他的这段吟唱,让我湿了眼眶,决定跑完步回来赶紧分享这期节目。

不过别误会,我完全听不懂他唱的什么,至于歌声的悠扬程度,也没办法和我从前在喀什的大清真寺里听到的原声相提并论,我的热泪也并非因为感知到了先知的召唤,而是突然被那种人与人之间毫无戒心的真诚交流所感动,尤其仿佛本应隔着一堵墙,甚至隔着整个世界的人之间。

刘拓几乎走遍了整个中东,他说他唯一没去过的是以色列,正在办理签证。那是2018年,距离现在已经三年过去了。我刚才google,发现万幸,他的以色列之行没有拖到疫情来临,要不然,连我也会觉得有那么些遗憾。

刘拓除了录这期"故事FM",还上过奇葩说,也活跃在各个社交平台,算得上半个网红。这可能也是他的离世能成为重要新闻的原因之一。好处是,你知道有这么一个年轻人,在他短暂的一生中,一直致力于不寻常的事。坏处是,他的一些言论被人扒出来鞭尸。据说他当年因为有感于西藏文物遭破坏而说出“还不如让印度管”这样的话,被粉红抓住了把柄,刚才搜资讯,看到“炎黄之家”一篇文章,说这种人,死得好,中午要加个菜。我不由纳闷,你还需要菜?加块屎差不多呢。

这期节目的末尾,刘拓说他尊重多样性,像中东的一些国家女性被压榨这件事,也不应该批评,因为这是文化多样性的一部分。我是不同意他这个观点的,不是所有的文化都值得颂扬,否则,我们何以进步?但我将这种局限性,理解为一个人对一件事情过于热爱因而产生的某种偏执,就像是好莱坞电影里的科学怪人。

哪里有完美的人。我珍视刘拓,因为他的足迹,不光是拓展了他短暂的一生,也拓展了我的。没有他的讲述,我哪儿能知道只有他经历过的那些事。你会从别人的生命历程提炼出什么样的营养,其实取决于你,不是他。

分享很重要,愿你我我分享都能拓宽别人的疆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