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赫
阿布拉赫

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这件事都一做十年。这种癖好曾引起有司关注,后来在Matters的活力一落千仗。但仍然在记,不在这里,就在那里,而且一想到有人会因为你的记录害怕,就更觉得这记录的价值。我会继续。

你们过年会不会吵架?

朋友回老家过年,发来的照片里大门大户,动不动三四桌人一起吃饭,我以为不过是找日子过家家,他说不是,是每顿如此,叔叔婶婶堂兄弟姊妹,过年都一起。我问吵不吵架,答从来不吵。我说那想必也不怎样交流感情,就是个中国式的虚假繁荣?

当然这就像是大话西游里的菩提老袓问至尊宝的事,你夜里睡觉念TA名字三百六十五次(懒得去查,张口就来)这人一定欠你很多钱。他一个出家人,不懂爱情,只能想到金钱关系。而我一个刺头,动不动和哥哥姐姐们激战,也完全无法想像在如此割裂的中国社会里,那么多习惯和价值观差异巨大的人,其乐融融的样子。

那天事实摆在眼前,我妈当面说瞎话,我和她吵了一嘴。她委屈,当然是因为我态度不好。我生气,是因为这并非第一次,而这种种夸张甚至编造,造成我最近很多困扰,也积压了很多情绪。后来我哥在群里说,他把我妈哄好了,我又和他吵了一架。主要是我批评他,进而上升到这国的人,交流全靠哄骗,没有一丝真诚。这样的家人,要来何用?他不怎么吭声,肯定不是因我说得太有道理,而是,让着我。不让着我我摞挑子不干了看他怎么办。

前段时间有个新朋友,跟我说另一个介绍我们认识的朋友跟他说的,我是个愤青。我笑说,那可不敢当,一把年纪了,最多只能算愤中。

而那位朋友,其实是个很好的人,性格开郎,为人大方,但我们经常在政治议题上起争执。香港人抗争最激烈的时候,他说闹啥闹嘛,还不是没用?中国清零貌似要成功时,他说美国人在网上喊破喉咙也没人理,中国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网民的声音政府能听见。李佳琪被封杀时,他说那些事情老提他干啥,未必想要帮六四翻案?

在我哥哥姐姐眼里,我要不可理喻得多,除了政治上经常骂骂咧咧之外,我还很喜欢动不动扯上其它无辜的中国人,就比如上面提及的最近一次吵架。还比如,大年初一,他们让我一起给父母磕头,被我拒绝。年夜饭先吃饺子这件事,我要提意见。大年初一吃面,大年初二还吃面这件事,我也要提意见。

我有时候也会反思,好像我太急于跳出旧有的秩序,用力过猛,以至于和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我有时安慰自己,其码我会反思,他们肯定不会。可此后会沮丧的发现,反思完全无效啊,下次我还是忍不住。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