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Chen
Angela Chen

An old fashioned lady with no brain!

雪泥鴻爪

(edited)
大雁偶爾在雪地留下的爪印,不消多時就會隱去。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

--蘇軾 〈和子由澠池懷舊〉

人生東奔西跑究竟像甚麼?就像飛雁踏在雪地,雪地偶然留下爪印,卻沒人知道牠的去向。
老僧已逝寺壁崩壞,昔日題詩已不復見。是否記得過往的崎嶇,路遙遠人困頓跛驢也嘶吼。


〈和子由澠池懷舊〉為蘇軾途經河南澠池,有感而發,唱和其弟蘇轍(字,子由)的〈懷澠池寄子瞻兄〉而作。大家熟知「雪泥鴻爪」這句成語,也熟知此詩之前半,卻鮮少知悉其詩名及後半。

詩中,蘇軾憶起兩人多年前曾在澠池借住寺廟,並在壁上題詩,深感拜官之路,遙遠崎嶇,人驢困頓。如今,老僧奉閑已逝,題詩的那面牆也可能崩壞,感嘆人生無常,就像飛雁偶然在雪地留下的爪印,雁來雁往,無人知其方向。

此後,「雪泥鴻爪」就常被用來比喻往事遺留的痕跡,間接隱喻人世間的無常。雪地上的印記,無助於得知大雁的方向,這些印記,不消多時也會隱去。


我們書寫,抒發情感或見聞,不就是想記錄人生的雪泥鴻爪,留下旅途中的吉光片羽,因此找尋情感或情緒的出口,進而療癒自己。

每個人書寫的型式不同,有些猶如史詩,滔滔不絕,有些則為札記,別具巧思。書寫的內容也不同,有些旁徵博引,敘事有據,有些則天南地北,道古論今。

書寫不是撰寫學術論文,沒有制式的格式或艱澀的學說,書寫是件私密的事,是件隨心所欲的事,因此,不受限於人,亦不必畫地自限。

書寫既是自己的事,為何要公開書寫?公開書寫的目的也許是想尋找知己,產生共鳴,激盪出絢爛的火花。如果志同道合,情意相通,更可建立一段美好的情誼。

公開書寫最有趣也最困難的是,如何包裝自己行銷自己?亦即,要公開哪些隱私或公開到甚麼程度。讀者往往可讀到你深藏內心的秘密或往事,卻不知道你是誰?親朋好友反之,他們確知你的身分、容貌及習性,對你的內心世界卻可能全然無知。

於是,我們躲在玻璃帷幕牆裡書寫著金字塔的秘密,人人暢快無礙地閱讀你的故事,給你掌聲,隨你悲喜,卻沒人真正了解金字塔裡的你。

當離開玻璃帷幕牆之時,就是找到金字塔另一個出口之時。另一個出口,也許會有更真實寬廣的人生,而不是看似透明無法跨越的人生。另一個出口,即使沒人鼓掌,也得腳踏實地地走下去。

大雁偶爾在雪地留下的爪印,不消多時就會隱去;拉長時間,金字塔裡的秘密,終究也只是雪泥鴻爪。

最後,允許不善詩文及對仗的我,將〈和子由澠池懷舊〉改為〈與市友馬特憶往〉,並修改後半如下: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老友已去去無蹤,馬特空留舊時名。
往日相知還記否,情疏人遠文也離。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