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载叽
超载叽

“啊哒”~嘤嘤怪+硬妹,一个经不起批评的人。科幻文学硕士,星球大战中文网副站长。关注科技、游戏、艺术、美食、历史等领域。曾服务于多家主流媒体,主持过文化、科技、游戏等栏目。 创作,是要发现和体现属于自己的趣味。 此博客登载本人原创文字和编译内容,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伏枥骅骝千里志,经霜乔木百年心。”

国际足联调查阿根廷,梅西“错失”世界杯冠军?

(edited)
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地讽刺对手,恐怕比打赢一场比赛还难。

卡塔尔世界杯刚结束一个月,冠军阿根廷队就面临国际足联的调查。

国际足联纪律委员会近日对阿根廷足协提起诉讼,原因是后者在世界杯决赛后违反了《国际足联纪律守则》第11条“冒犯行为和违反公平竞争原则”,第12条“球员和官员的不当行为”,以及《2022卡塔尔世界杯规则》第44条连带条款“媒体与营销”。

“冒犯”“不当”“违反公平竞争”等字眼,不免令人浮想联翩。

阿根廷队到底犯了什么错,“冠军”头衔还能保住吗?

姆巴佩“已死”,全场“默哀”

阿根廷队的“错”说小不小,但确实也算不上大。

国际足联认定的违规行为,发生在决赛之后,也就是非比赛进程的违规,诉讼或处罚并不会影响决赛成绩,阿根廷的大力神杯肯定还会好好地摆在展示柜上。

违规行为涉及到的两个事件,属于个人和集体“行为不当”,必将以惩戒警示为主,不会褫夺荣誉称号。

个人行为不当,和守门员埃米利亚诺·马丁内斯的不雅动作有关。集体行为不当,是梅西带领的阿根廷国家队在官方采访区又唱又跳,撞坏了隔墙,还没有接受国际媒体和赞助商的采访。 

2022年12月18日,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当晚,两队在120分钟内战成3-3平局,最后一轮点球大战,阿根廷队4-2击败卫冕冠军法国队。门将马丁内斯不仅在加时赛最后一分钟瓦解法国前锋穆阿尼的绝杀机会,更在点球大战中两次成功扑救,将阿根廷送上第三次世界杯冠军宝座。 

马丁内斯捧回世界杯最佳门将“金手套”奖杯,庆祝动作不雅,现场法国球迷嘘声不绝。赛后更衣室里,马丁内斯还提议队友们为法国前锋、世界最高身价球员(1.8亿美元)姆巴佩“默哀”1分钟,视姆巴佩“已死”。

领取金手套奖时,马丁内斯做出不雅庆祝动作

阿根廷队班师回国,参加巡游,马丁内斯手持一个哭泣表情的姆巴佩玩偶,不断抛来抛去,讽刺对方输球后痛哭流涕。

马丁内斯的一系列举动,令法国人气得半死。法国媒体将马丁内斯称作“最讨厌的阿根廷人”,《队报》叫他“挑衅专家”“天生挑衅者”,法国国会议员卡尔·奥利弗表示应该剥夺马丁内斯的金手套奖。

法国也通过官方渠道“抗议”。法国足协主席诺埃尔·勒格拉埃就此事向阿根廷足协主席克劳迪奥·塔皮亚发出书面投诉。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表示,国际足联应对马丁内斯追加处罚:“国际足联会做什么?体育是公平竞争,尊重他人,而不是侮辱失败一方。”

马丁内斯接受阿根廷媒体采访,解释自己做出“不雅动作”是因为“法国人在嘘我”“我并没有骄傲”。他进一步补充,“我想把这个荣誉献给我的家人。我来自一个非常卑微的地方,很小的时候就去了英国。”

苦大仇深,急于翻身

庆祝时做出不雅举动,马丁内斯可谓“惯犯”。获得2021年美洲杯最佳门将奖,他也有类似的手势。

体育竞技场是个彰显“男性气概”的好地方,而马丁内斯实在是缺乏想象力。或者说,如今足球界风清气正,马丁内斯粗鲁有余,天赋不足,翻来覆去就一招,显得分外刺眼。

倒令人“怀念”九十年代风光无限的“坏小子”保罗·加斯科因。英国天才前锋加斯科因劣迹斑斑,但每一件都“天马行空”。

比如1990年世界杯前,BBC给英格兰队拍一个全阵容视频,每个球员在镜头前用口型喊出自己的名字,加斯科因骂了句脏话,老实的BBC没注意。整个世界杯期间,加斯科因的脏话口型全球循环滚动播出。

进球后的加斯科因躺在地上,队友用水呲他

戒酒期间,医生建议加斯科因找点新乐子,好转移对酒精的依赖,结果他迷上了赌钱。

国家队训练课,主教练博比·罗布森骂他“像扫把头一样愚蠢”。第二天早上,加斯科因腰间别着一把扫帚走了进来。

加斯科因还撕破了国家队队友怀斯的“阿玛尼”外套,理由是“那家伙穿上这件衣服实在是太帅了”。

和马丁内斯一样,引发“国仇家恨”的事,加斯科因也没少干——格拉斯哥德比大战中,他模仿吹苏格兰风笛的动作庆祝进球,惹得凯尔特人队球迷大为光火——出于性格顽劣。

深究起来,马丁内斯之所以总是“苦大仇深”,有几个因素。

2022年5月,姆巴佩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南美足球不如欧洲先进。”马丁内斯是当时最早回应姆巴佩的南美球员之一。世界杯决赛前,马丁内斯还说姆巴佩“对足球不够了解”“他从来没有在南美踢过球”。

等到决赛现场,法国球迷“回报”马丁内斯震耳嘘声,一直到颁奖也没放弃,拿了冠军和“金手套”的马丁内斯不免“以牙还牙”。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则藏在他的那句“补充说明”里。马丁内斯出身寒微,家乡马德普拉塔连像样的维基词条都没有,童年时三餐不继,16岁来英国踢球,俱乐部队是不时有降级之忧的英超中游球队阿斯顿维拉。

21世纪以来,世界杯冠军队门将履历多不凡:2018年法国队门将洛里效力热刺,2014年德国队门将诺伊尔效力拜仁慕尼黑,2010年西班牙门将卡西利亚斯效力皇家马德里,2006年意大利门将布冯效力尤文图斯,2002年巴西门将马科斯效力帕尔梅拉斯——豪门明星,光环熠熠;相比之下,马丁内斯常露人微言轻之态。

“十年寒窗”和“一日看尽长安花”混杂在一起,身体远比头脑协调的足球运动员一时很难把握分寸。

混乱现场,混乱三观

更深层的原因是,近二十年来,南美足球和欧洲足球差距急剧拉大。

卡塔尔世界杯之前,自2002年起,南美洲只有巴西获得一次世界杯冠军,其余四次均由欧洲国家囊括。

欧洲杯四年一届,欧足联收益逐渐上升。2016年欧洲杯收益20亿欧元,比赛奖金为3亿欧元。即使小组赛三场皆负,“参与奖”也有800万欧元。而美洲杯连举办的时间都十分混乱,四年一届、两年一届、三年一届轮番出现,商业价值也低迷。2016年美洲杯冠军球队奖金是570万欧元,还没有同年欧洲杯的“参与奖”多。

姆巴佩说“南美足球不如欧洲先进”,深深刺伤南美人的自尊心。往远里想,西班牙殖民者埃尔南·科尔特斯和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对美洲古文明的摧毁血泪交加;往近处看,“新兴市场”作为“被切开的血管”,今天依然遭北方国家“割韭菜”。

况且南美足球素来和欧洲足球分庭抗礼。前者讲究细腻技术、短传配合和个人突破,论理比过去欧洲“简单粗暴”“长传冲吊”的传统还略胜一筹。

时移事易,南美人自然大生“此一时彼一时”之感慨,马丁内斯特别“气愤填膺”,也在情理之中。

世界杯是全球最盛大的体育赛事之一,拿了冠军的球员,即使大喜若狂也不敢造次。上一次庆祝时“个人行为”出了问题,还是2010年西班牙队夺得世界杯冠军,同为“87名将”的皮克在全世界的目光下,为阿森纳现任队长法布雷加斯披上了一件巴萨球衣。

2010年西班牙赢得世界杯冠军,阿森纳现任队长法布雷加斯被队友披上巴萨球衣

皮克等人的举动被视为不尊重阿森纳,为球迷所不齿。就好像一个人还没跟现任提分手,但哥们儿已经替他和“准现任”摆酒了,绝对是“三观不正”里最为严重的那一类。

至于“集体行为不当”,可能国际媒体倒没有特别生气,发火的主要是赞助商百威,应拿的权益没有拿到,而钱已经花了,必须要跟国际足联讨回公道。国际足联面临赔偿的风险,循例要处罚不按合同(规则)办事的阿根廷队。

其实决赛结束当晚还发生了更有趣的事,土耳其厨师Salt Bae成了meme——互联网迷因。在阿根廷队的庆祝活动中,这位名厨四处留影,还在Ins上放出了和梅西的单独合照,得到近270万次“赞”,并多次捧起大力神杯!

Salt Bae拿到大力神杯之后,还做出了梗图里标志性的撒盐动作

国际足联调查发现,Salt Bae并没有允许在场,没人知道他怎么混进来的。

Salt Bae的真名是Nusret Gökçe,39岁,22家名为“Nusr-Et”的牛排馆遍布全球。演员马克·沃尔伯格、球星大卫·贝克汉姆都是这家餐厅的座上宾。餐厅的战斧牛排275美元一位,最贵的一种由24K黄金包裹,售价1100美元。

庆祝现场如此混乱,阿根廷队没顾得上给赞助商录“新年快乐”,也能理解。

再说,阿根廷也不是唯一被“抓包”的国家。同一天,国际足联纪律委员会处罚了三支足协,厄瓜多尔足协,墨西哥足协,塞尔维亚足协;同时对阿根廷足协、克罗地亚足协提起诉讼。五支国家队都多少在卡塔尔世界杯赛场触犯了“政治正确”红线。

足球界越来越文明,这对球员可提出了更高的考验。巧妙委婉、高雅大方、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地讽刺对手,恐怕比打赢一场比赛还难。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硬周刊

超载叽

Bring insistence to life. “历史奔跑,逃离人类,导致生命的连续性与一致性四分五裂。” 我们的生命横跨好几个时代,要面对或重建“一致性”,心里得有点“硬”东西。 物质享受和精神追求,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硬骨头-美食栏目; 硬着陆-政治栏目; 硬通货-经济栏目; 硬吹死挺-文化/科技/游戏栏目; 周末夜狂热-随想栏目

048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