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
Wendy

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综合体;不能改变世界的话就改变自己

少女面前站着她18岁的哲学家|引子+Chapter1

"少女面前站着她18岁的哲学家"出自北岛的《必有人重写爱情》的《断章》,这句话和我的故事太像了,于是借此将我十八岁和十九岁的故事写下来。这是一个世界上最俗套和无聊的爱情故事,哦不甚至称不上爱情,只是爱而不得,纠缠不休。而主人公是一个没有谈过恋爱,学不会爱的少女和她十八岁的“哲学家”。

引子


错过高铁了。此刻我坐在嘈杂的南京南站,耳边不时响起程式化的列车播报声——“1,3,6,4 列车进站”,紧接着一串上扬的铃声。

毫无例外,每次坐高铁都会想起你。第一次来南京上大学的时候,是和你一起,那也是我们的初见。后来行程中狼狈的时候,都会回忆起那次的轻松和愉快。

一直想把这个故事写下来,但是不知从何写起。昨晚想那就在回程的高铁上,在最容易思绪翻飞的时候动笔,没想到今天错过高铁了,还要在这里再待两个多小时。

这个故事应该从哪里讲起呢?从高铁站的初遇,还是暑假的线上交流,还是我频繁的请教你学习上的问题,又或是我突如其来的愚人节表白?

从去年5月16日我的日记就变成了给你的书信,第一行依旧是日期、星期和天气,只不过在正文之前加了你的名字和冒号。到今天那个绯红的日记本已经快写完了,我原本计划在你今天生日当作礼物送给你,只是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不知道到时候我还有没有这个勇气。

这是一个世界上最俗套和无聊的爱情故事,哦不甚至称不上爱情,只是爱而不得,纠缠不休。而主人公是一个没有谈过恋爱,学不会爱的少女和她十八岁的“哲学家”。


 Chapter 1 车站初遇

希望现在以前的日记本在身边,我可以依据当天的描述仔仔细细地回忆一遍我们的初遇。不过关于你的一切在我脑海里都记忆犹新,单凭记忆也可以完整还原。

那天是2021年10月10日,因为南京的疫情,国庆结束后才线下开学。第一次上大学,爸妈一起把我送到高铁站,因为要公交转地铁,起了个大早,九点多的高铁,六点就起床了,到西安北站的时候距我们约定的时间大概还有半小时。在便利店边吃早餐边发消息告诉你我到了,你回了一个黑色的像被雷轰完一样傻眼的表情。前一天晚上我们定见面时间的时候你说,“早十分钟吧,根据我聚会的经验,大家都会迟到”,还跟了一个狗头的表情。现在回想起来,你做事提前规划、思虑周全的特点在那时就有表现了。

本来打算在站外见的,但是我们刚好一个在南广场,一个在北广场,就相约到候车厅见。在电梯上看到你的未接电话,拨了回去,记不清具体说了什么,只记得挂了电话给妈妈说,他的声音还挺好听的。那种从容淡定,让人如春风的声音和后来说话的样子一摸一样。妈妈说,说不定人长得也帅呢。我想到你在QQ空间发的那两张照片——三年前和现在的大臂对比,照片里你穿着白色的背心,没有脸,只有从肩膀到小臂的部分,线条流畅,皮肤白嫩。在暗暗的灯光下,甚至可以看出肌肤的纹理,没有过于强壮鼓起的肌肉块,但是优美的曲线和紧实的肌肉却充满了性张力。那张照片我看了很久,心里隐约觉得“他应该很帅”。后来听说你有腹肌,有一次仔细看了我拍的你打篮球的照片,从黑色球服里漏出来的白皙的胳膊线条也是那么流畅好看,雄性荷尔蒙从屏幕里弥漫到我鼻尖,于是,那天晚上就梦到你了。

到候车厅了你问我在哪个检票口,让我站着不动来找我。我告诉你了我的位置,说“我穿着白色的卫衣,黑色的裤子,拉着白色的拉杆箱”。我问你,你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你说,“你在那等我”。

过了一会儿,远远走来一个男生,头型......有点像中年大叔,头发比较长,五官平平无奇,戴着眼镜,个子也不高,总之形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唯一比较特殊之处是背着一个乐器,那时我还不知道你喜欢古琴,也不知道你和你女朋友是因为古琴在网上相识。

远远地对视之后你冲我挥了挥手。第一句话应该是我说的吧,就像之后我无数次的主动一样。当时我记得我问你怎么来的,你说“我爸送我”。好吧,别人有爸爸开车送,我只能公交倒地铁起个一大早。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