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斯

@18420591

我的2022年度問卷|與內在自我發生更多連結

謝謝 @盖比徐 邀請我!【問卷】1. 2022 年就要結束了,請記錄一件今年你最想記下的事情。12月去了次泰國旅行,是2022年第一次離開香港,也是疫情三年以來第一次出國旅遊,更是人生第一次全程一個人規劃所有事面對一趟旅程。泰國很多數字遊民,生活節奏很慢,生活成本低,沒有冬天,也沒有牆,是我很喜歡的地方。

人世間物語

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是某一些特定的瞬間,組成了人生。

生活詩篇

​【2021/09/02 05:05AM】 這天四點 我起身煮早餐 朋友ig msg我 她起身上班 坐漫長的車 垃圾工作 垃圾香港 每天都有垃圾新聞 來自垃圾人類 最近在寫垃圾稿子 關於垃圾治理 查完垃圾的資料 喔 原來 香港垃圾治理真的很垃圾 香港是個大堆填區 裝埋咁多垃圾 ...

偶遇前任

有人話,世間所有感情,最終都會走向末路。最好可以死喺三十七歲之前或者更早。

活在真實中,與痛苦的記憶和解

本文寫於2020年8月7日大學同學W今天主動加我微信了。去年因為某些事情而明示暗示議論我的人中也有她。但不同的是,大多數朋友都會無條件理解支持我,而她沒有,她發了朋友圈說我偏激、自以為是、盲目,下面很多人在點贊、附和。朋友之間怎麼可以如此互相傷害呢?

老头和菲佣,我与「沦落人」

我和母親之間有種深刻、複雜的關係,這種關係也伴隨著很多感性情緒和理性力量的纏繞。高中畢業以後,就和她在一起長期生活,直到來香港讀書。所以,這樣的關係模型也延伸到了我和身邊的很多位女性中。

患病、露宿、失業...強制檢疫下“回流港人”的無奈和困境

他們曾經擁有相對穩定的工作和薪水,往返中港兩地過著雙城生活,如今一場疫情卻使得他們面臨種種困境,幾乎無家可歸。

那些疫情下暫時“隱退”的香港街頭歌手

在香港尖沙咀碼頭一帶,有不少街頭歌手抱著吉他、放著移動音響表演。他們或是專業樂器表演者,或是業餘音樂愛好者,動聽的歌聲遊蕩在維多利亞港邊,常常吸引很多路人駐足圍觀欣賞。旺角、尖沙咀、中環、觀塘、沙田等香港的大小角落都存在這樣的街頭歌手,出於對音樂的興趣在街頭表演。

瘋魔成活 香港「京華招牌」文字師搬離30年店鋪前最後一日

位於香港北角的皇都戲院,30多年前包羅戲院、茶樓等上百家商戶,還有著名歌星鄧麗君等人在此登台表演,可謂盛極一時。在貫穿3層建築物的扶手電梯下,有一家專門售賣手寫招牌的店鋪「京華招牌」,由寫真題字書法的文字師歐陽昌經營。1995年的一場大火,將昔日的繁華熱鬧付之一炬。

跨國企業管理層送外賣:香港疫情下的少數族裔外賣員

8月5日這天香港下了暴雨,天文台在傍晚約8點時分發出黃色暴雨警告,風雨襲捲而來,整個城市變得潮濕陰涼。來自巴基斯坦的Waqas為香港最受歡迎的外賣平台之一——Foodpanda送外賣。當筆者第一次見到Waqas時,他的帽子、雨衣都在不停滴水,而從他手中遞過的食物卻被“保護”得很好,並沒有被雨水打濕多少。

七一陽光裡,閉上眼睛聽國歌,我的思緒飛走了

香港攝影師Facebook截圖今年7月1號是國安法和《國歌條例》刊憲生效以後的第一個香港回歸日,再樂觀的人也忍不住敲起喪鐘——一夜當廿七年,在某個意義上,一國兩制就此死亡。但抗爭者的心還沒有死。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裡,有人全黑裝束上街,有人歡喜升國旗,還有人忙不迭著手移民離開。

香港传媒毕业生的一点迷思

小时候别人问我的梦想什么,我一定会斩钉截铁地回答,“当作家”,自幼喜欢流连在文字的精巧之间,对写作有种执念,但是当什么样的作家,作家于我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很幼稚,没有想过。中学的时候在语文课本上读到鲁迅,第一次学会“针砭时弊”这个词,以手中的笔做利剑,来刺穿社会的弊病,真好啊,即便杀不死,也有种正义感在。

台湾同婚法案通过后,我整理了这些资料...

5月17号是国际反恐同日,就在今天,台湾同性伴侣结婚法案通过啦!「二百年后在一起,应该不怕旁人不服气。」拍摄于2018年香港同志游行台湾同婚是亚洲第一步,早在两年前便宣告524同性恋可以结婚,而去年传出了一些反对声音,这次为什么又要展开讨论表决?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