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梦璃
陌梦璃

圣人——17

第十七章 会长

下班后,我和张瀚天道了别,我一个人回到了清真寺,冲了一下身上,然后来到了礼拜殿。

我来到了礼拜殿前方,拿起了古兰经,但是没有着急立刻开始礼拜,而是楞楞的站在原地发了会呆,张瀚天今天说的许多话都还不时在我耳边回荡,“欢迎入伙……”,“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一时间,莫名其妙的和一个原本讨厌的人,成为了合作伙伴,这令我不禁有些反应不过来,究竟是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呢?真的如他所说,我们曾经都是一类人吗……唔,我停止了想象,开始念叨起礼拜词“万物非主,唯有真主……”随后一个人,在这夜深人静中完成了礼拜,然后回到了房间。

伊斯兰协会……坦白讲我有想过坐上那个位置,但我同时也很讨厌那群混蛋,毕竟他们就是联合起来搞贪腐,但是现在……是否我即将也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呢,哎……冤冤相报何时了,我想来想去,终究还是败给了困意,然后开始睡觉。梦中,我仿佛又一次见到了那位天使,它依旧站在我的面前,但是这一次,我没有和它说话,毕竟这会,我已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但是突然间,不知为何,他的翅膀仿佛有一半变成了黑色,而且散发出一种恐怖的气息,一时间令我窒息,随后黑色的雾气猛的突然间向我袭来,“啊!”我这样尖叫着,然后醒了过来,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中午,随后我洗了洗脸,然后吃完了早餐,不就手机就响起了一声,是张瀚天发来的消息,“我到你门口了。”

我没有立刻回复,毕竟他又不知道我这会已经醒了,而是坐在沙发上,思考了一会,也不知在犹豫什么,然后,我看了看一旁的圣训,随后又立刻挪开了视线,终于下定了决心,穿好衣服,走了出去。张瀚天靠在车身上,他看我走了过来,然后冲我打了招呼。“早啊,韵西会长。”他这样笑着对我说到,但不知为何我却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没想搭理他,但想了想却又认为不妥,点头笑着跟他示意了一下,他没有多说,而是饶了车身一圈走上了驾驶位,而我也很自然的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我们接下来去哪呢?”我这样明知故问的问道。“去见其他协会成员。”听完这句话,我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问道“是去市清真寺吗?”“没错。”张瀚天这样回答道,随后我陷入了沉思,由于资金拘谨问题……倒不如说是资金都落入了腐败分子手中,所以协会的临时办公与开会地点都定在市清真寺,那是一名经名叫做“萨里哈”的阿訇负责的地方,虽然我们基本平时都不会记得这些东西,但庄严的聚在一起,或是首次见面的时候,还是会使用这些名字,萨里哈是一名老阿訇了,已经是花甲之年,同时也是协会会长,当然,有可能已经是前任会长了……想到这里,我总是觉得有许多顾虑,萨里哈这个人,虽然我和他接触的不多,但从每次接触中,我都能感受到他并不是一个很坏的人,并且他在任期间,培养了许多新阿訇且在轩辕市又开设了许多的清真寺,但是每次派来收天课的以及协会内部的其他成员,却总是打破我对他的好感,“那个,是事情办成了吗?”我这样问道张瀚天“废话,没办成我们去看景色啊。”听他说完这句话,一时间我的顾虑更深了,然后问道“用的什么手段办的呢?”我这样唯唯诺诺的小心的问道,张瀚天看了一眼我,然后说到“手段就别管了,反正办下来了。”他这样说到,一时间,我仿佛已经感受到答案了……

车开到了市清真寺门口,我走下了车,迎面而来的,是刺眼的阳光,人来人往的人群,这里是市中心,所以清真寺里看起来也很热闹,此刻正是晌礼即将开始之时,张瀚天走下了车,随后我们一起走进了清真寺,来到了会议室。随着推门的声音响起,我走进了会议室,进门之后,所有人脸上仿佛都是死气沉沉的,坐在正对面的,正是萨里哈会长,至少目前还是。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然后张瀚天也坐在了我的旁边。“人都到齐了,开始说事吧。”萨里哈这样说到,我环视了一圈,隐约感觉人群中的气氛很死气沉沉。“大家都知道,如今我已经年近七十了,所以……”“别墨迹,说正事。”萨里哈会长还没有说完就被张瀚天这样打断了,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间都聚集到了张瀚天身上,看起来都对张瀚天这个“大不敬”的外人抱有特大意见,但是都没有吭声,然后不约而同的看想了我,此刻的我感觉就像那被热油烤着的蚂蚁,一直尴尬的出汗。“从现在起我卸任会长职位,从今天起,由东风镇清真寺的“穆萨”阿訇担任会长职位。”穆萨……这个法名我都快忘了。说完这句话萨里哈鼓起了掌,但是身边的人却一个都没动,有的低下了头,有的用不可描述的眼神看着我。

“新会长,上前讲两句呗。”一位与我有交情的“易卜拉欣”阿訇这样打破沉默,然后我愣了一下,站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然后转头冲萨里哈问到“之前都是什么人帮你收天课?”萨里哈愣了一下,然后说到“我留学回来的女儿,还有我的徒弟“阿丹”。”我沉思了一下,然后决断的说到“你被解雇了。”“什么?”萨里哈惊讶的问道,终于,这会突然间有一位阿訇拍桌而起说到“莫名其妙的上位不说,而且上来就解雇老会长这对大家或是真主来说都太过分了吧!”听完这句话,我望了一下张瀚天,张瀚天点了下头示意我,然后我把眼神放回了这位阿訇身上,然后说到“我不仅要解雇他,我还要解雇你,还有他的副手,和你的副手,你们都被解雇了!听明白了吗!”我这样笑着说到,这位阿訇愣住了,估计是没有想到我敢做的这么绝,萨里哈顿在一旁不吭声,一时间所有人都没了声音。

“易卜拉欣。”“哦,我在。”“从今天起你担任协会的副会长,去给这些刚被真主抛弃的阿訇负责的清真寺招募一些新阿訇吧,记住,一定要注入年轻的血液。”我这样说到,易卜拉欣一口答应了下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